在北京城的各大公园中,戏迷群体的存在可谓是一道既独特又亮丽的风景。这是一个既普遍存在而又十分特殊的群体,他们不同于专业院团的戏曲演员,也不同于天桥卖唱的民间艺人,他们的自发性和流动性很强,没有严格的组织和规约,然而生命力却很顽强,这些戏迷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传承着戏曲艺术。


北京的天坛公园以其优美的自然环境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吸引着众多戏迷来这里休闲娱乐,公园里有3处戏迷群体的聚集区——长廊、双环亭、北门小树林的蛤蟆坑。


资料图/非遗城编辑整理


天坛长廊也叫七十二廊,因为长廊两侧有凳子,是游客休息的好地方。来这里唱戏的戏迷相对比较专业,有专门的伴奏队,京胡、月琴、鼓等一应俱全,戏迷的演唱水平也相对较高,甚至乐队的服装也是统一的。为避免影响游客休息,在长廊唱戏是有时间限制的,从早上8点到9点半。双环亭也是戏迷们聚集的地方。每周一的上午,双环亭都会有票房活动,来这里演唱的戏迷票友也是流派纷呈,演唱水平也相对较高。这里的票房活动是天坛公园中最具规模的戏迷演出活动。


除了以上两个相对正式的戏迷群体之外,天坛公园中还有一个比较自由、松散的戏迷群,他们的活动空间是北门小树林的蛤蟆坑。小树林中间有一块空地,呈长方形,周围有十几条长凳,每条长凳上都坐着一个会拉琴的师傅,在师傅的周围聚集着一些等待演唱的戏迷。与长廊和双环亭的戏迷群体相比,这里更像是一个热闹的集市。各个“摊位”之间不会相互干扰,由于远离景区又不会影响游客,所以很多戏迷票友都愿意来这里唱。


年逾八旬的赵师傅几乎每天都来小树林里拉京胡。“我从退休以后便开始来这里拉琴,到现在已经有10多年了。退休之前,每天忙于工作,没有时间玩这个。退休后,我就在家里跟着电视学拉琴。但因为家里人和邻居都觉得太吵,所以只好到公园里来。”赵师傅说,公园是个完美的选择,他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京胡的世界里。在这里,他体会到难得的轻松和愉悦,获得了心灵的宁静与释放。在天坛公园里,与赵师傅有同感的戏迷还有很多。他们暂时摆脱各自所承担的社会角色及压力,以戏会友,成为一个可爱热情的戏迷群体。


天坛公园里的戏迷群体并非只是拉琴、唱戏而已,他们之间也有很多交流和互动。老马和崔师傅都是60多岁的退休职工,老马负责唱戏,崔师傅负责拉京胡。除唱戏之外,两个人在一起还经常聊天,聊各自的经历、童年的美好记忆、与家人的关系,也交流对一些社会问题的看法,等等。“退休后,想找个说话的人不容易,年轻人都忙着工作,老伴又不喜欢戏曲,一个人觉得孤单。现在来公园,可以和兴趣相投的人交朋友,很开心。”戏迷们在天坛公园里通过戏曲这个媒介建立了一个暂时性远离自己生活和工作的“熟人社会”。大家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共同体,在这里交流技艺、回忆往昔。


天坛公园的戏迷中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常站在拉琴师傅的旁边,看着别人唱,但他们好多人心里却有一个主角儿梦。小齐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的一名本科生,他从小就有一个当名角儿的梦,但是没有专门学过戏,所以从未登台。“我是从大二开始来公园唱戏的。一开始也去过长廊那边,但是水平不行,跟不上节奏。后来我就到小树林这里来试试。我当时唱了一段杨派的‘一轮明月照窗前’,不但有戏迷朋友帮我打拍子,拉胡琴的师傅也很投入,唱完之后大家都热烈鼓掌。我激动得不得了。”小齐说,他似乎感受到了一种当角儿的待遇,虽然唱得并没那么好,但观众都很大度,能包容一个年轻的戏迷,自己很受感动。从此小齐就经常来天坛公园唱戏了。


其实,无论是年轻的小齐、刚退休的老马,还是年逾八旬的赵师傅,他们或是怀着一个名角儿梦,或是为了排解孤独,但最根本的原因是源于他们对戏曲的热爱。他们在这个温暖的平台上展示自我,相互鼓励,也正因为有这些戏迷的热爱和坚持,才有了戏曲艺术的繁荣兴旺、长盛不衰。